追蹤
紫貓的眼睛EYES
關於部落格
  • 2289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凌統中心]談性、酒、暴力 (完)

第一次和那傢伙幹起那一檔子的事是在十分糟糕的情況,彼此之間怒罵拉扯、叫囂刺傷,最後演變成不合乎道德倫理的結果-在這種混亂的時代裡到也沒什麼好訝異的。 說真的,我很不喜歡做那件事情-特別是跟「他」。不單是因為在「下」的緣故。 稱不上是溫柔可以說是粗暴的動作,是逞強的性格、不願退縮與讓步。自尊不允許自己像個女人在他的侵略下呻吟。故意說一些挑釁的話,是想在這之中穩住什麼一樣,儘管下場總是特別難堪。 被惡意的揪住,壓抑味道十足的逼問「求我給你麼?」 就算意志快要渙散也得撐起,怒斥「不給就殺了你!」 聽見你狂妄的笑了!很快的視線就跟著迷濛了…不可否認在這過程中可以得到身體某種渴望的滿足,但在事後又是強烈的空虛… 抓住機會能夠交換位置的時候,亦是令人懊惱的… 自己本來就不是喜歡勉強他人的性格,想要,就給他。在上位確實帶來虛榮與征服的快感,但那向來不是自己要的、追求的…實在喪氣… 所以你問我,對於「性」如何? 我說,非常糟糕。 酒,也很糟糕。 辛辣、苦澀進入喉間,更悽慘的是讓腦袋不中用。整個室內都在旋轉,我以為自己看見了星旋… 很不喜歡喝酒。 意外的了解自己性格是多麼容易被激怒,賭氣的灌飲著…在醉了以後我做了什麼?全然不記得的滋味實在不好受,你只知道腦袋嗡嗡響著像是快炸了! 比起酒,我更愛品茶。 那會令人心理平靜。 有可能會覺得讓自己不醒人事比較好嗎?也許只是還沒經歷而已… 對於戰事,可以說是厭惡。 空氣裡瀰漫的血腥味容易使人瘋狂-那是很原始的力量。 記憶裡總是溫文儒雅的父親,上了戰場,也會是滿身腥味的魔鬼。儘管斬敵的當下是多麼的狠手,那風沙吹拂過父親的臉龐時,卻又那樣神聖凜然! 父親說「每個人的內心裡都有著嗜血嗜殺的原始慾望。公績,你的血液裡也駐著猛獸,那是你的力量。戰場可以引出你的原始意志,而你要學會控制牠,牠會成為你的利器…」 父親的話,我原是不懂、不解,也不願意懂。 隨著父親一同上陣,我以為自己不可能化身成魔鬼。殺人這事,我做不來… 望著父親倒下的身影…我知道自己某個地方的力量被解放了… 全身上下的血液開始往腦部集中,無法再用理智去思考-撕裂、啃咬、咆哮-湧上的殺意無法阻止。緊握的武器沒法鬆手。頭骨碎裂的聲音、皮肉被炸開的聲響-我知道用什麼樣的勁道可以治人於死地-這是父親敎我的-用他的身體… 我連感到罪惡的時間都沒有,就已經學會怎麼去殺人了… 所以,我討厭暴力。 忘記是誰說過,過度去追究身邊每一件事物的對錯,只是折磨。 其實性、酒、暴力都是一樣的東西-那是一種感覺,很原始的。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