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貓的眼睛EYES

關於部落格
  • 22669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閱讀【笛卡兒 談談方法】

關於閱讀-


  不知道是笛卡兒想要表達的方式即是如此;還是譯者重新釋義的功勞,這本「方法論」確實比我想像中的要容易閱讀的多!而文章一開始的「導讀」和「序」就給了我不少啟示,我不敢比照我所得到的之於笛卡兒對於譯者的啟示,但確實帶給我、讓我重新省視自己的閱讀習慣。

  毫不避諱,如同郝明義指出的「制約式的閱讀習慣」-閱讀心得報告幾乎就是一種「作業」、一種「懲罰」,儘管過程中真的可以「學到什麼」,那依然是「痛苦的學習歷程」。其實,「閱讀」應該是更加「愉悅的」、是一種「享受」才是。一直到二十多歲才了解這點,這樣說或許過於矯情,或許我與郝明義對於笛卡兒談談方法的「相見恨晚」是有異曲同工之妙-當然其啟示的「值」是不能比擬的。我的「醒悟」充其量只是小小的「啟發」罷了!

  說到「讀書心得」從國小開始,那就是作業。「讀書=功課」之於學生可以說是「真理」。而「報告」就是將第一章重點一二三逐一列出,最後在加上一段「我從書中學到什麼」,當然還不會忘記「吹捧作者的理念多偉大」一番。
這大概是最下下等的讀書報告了吧?只是悲哀的這種「方法」一直被自己沿用二十多年,嚴重到就連到看「言情小說」也開始把出場人物作「重點分析」一番。

  當然,上了大學除了這種下下策的閱讀方法以外,也有稍微進步到「下等方法」,特別是對於外文書,在「重點一二三」之前必須花更多的時間去理解「作者的想法」,盡力的理解,碰巧還會有機會閱讀該作者的其他作品或是去查詢作者生平-雖然最終目的還是為了寫那「重點一二三」。

  再看到這本書之前,由於研究需求,我接觸到幾本以「論語」為題材的漫畫,一本是用解釋配圖的方式呈現;另一則是作者用自己的方式重新詮釋對儒家思想的定義-用論語為內容素材,兩者最大的差異,在於,前者確實幫助我更容易記憶論語的解釋,卻沒辦法像後者一樣讓我去「想像」孔子與其七十二門生的生活背景和當時的大環境。說來慚愧,一直到現在我才醒悟為什麼過去讀一篇文章一定要從時代作者介紹而起的真正道理。因為你不了解當時的時代背景以及作者為什麼寫這本書(這篇文章)的真正用意,只拘泥在書(或文章)本身的文法及解釋時,所學習到的知識都是片面的,沒有前後邏輯性的。


  回過頭來看看「笛卡兒談談方法」,全書不過184頁,扣除附錄正文差不多130幾頁,前言就有60頁,約佔正文(翻譯譯文)將近一半的比例。

  其「序」就是為讀者介紹笛卡兒的生平、當時的簡介以及笛卡兒的定位。有了初步的認識,才知道「為什麼要讀這本書」以及「要讀什麼」和「怎麼讀」。


  也或許是因為本書的前言比例真的太大,我才會去翻閱(幸好如此),不然想想以前自己在看書時總是「序」跳過、「目錄」大概看一下、「正文」拿出一張紙、一枝筆、重點一二三…


  這麼說來,我好像從來沒有「真正的」寫出一篇「閱讀心得報告」?過去自己在寫作時往往流於條例式的「重點筆記」或是極端的「純粹心情抒發」如何將自己閱讀的思緒與作者的理念用條而有理的方式寫出條而有理的文章,說來還真是一門必修的學問,目前我能做到的還只是將「純粹心情抒發」整理成「讓別人也看得懂」的文章。

  從我看完書到寫心得的這段時間我覺得「太短」,如同平時在上陳泓易老師的課一樣,特別是在大四,很多時候腦袋是同時想著很多瑣碎事務,無法做到「心無旁騖」。上完課,做好筆記;看完書,寫完重點。沒有做心靈沉澱。我想,等到期末作業到一段落,我必須整理一段時間好好整理內心的「素材」。屆時我相信,這本書對我會是受益良多




關於笛卡兒-


  誠如上述,其實我還沒有時間去仔細推敲笛卡兒的方法與準則。模模糊糊的,大概知道笛卡兒因為如何如何所以怎樣怎樣,還有終於知道什麼叫做「二元論」。我想我必須去回去重讀有關哲學理論的書籍了,因為過去實在是太「不求甚解」了,常常不知「為什麼而讀」-不過至少還知道是「為了考試和報告」。

  雖然我不討厭思考,有時更樂於沉浸於思考,當然更多的時候我更愛「想像」。我對於「理性」的認知,比較像是大眾的定義-相對於「感性」、「感情用事」我覺得比較像是「理性=冷靜思考」,這是不完善的定義,「理性」似乎也可以很「熱血」。我覺得像笛卡兒那樣去「認識」,我覺得很累-當然他似乎樂於如此,他的執著-做科學的似乎就是要有一定程度的「偏執」行為吧?有些事應該說很多事其實「不知」會比較輕鬆,當然,不等於「無知」。目前只我知道笛卡兒是個「很有求知慾的認真學生」,還有那「打破砂鍋問到底的精神」,讓我真的很「佩服」!

  最後,對於「談談方法」,我想我還沒有真正體會到其精神,僅先將我「閱讀心得」記錄下來,暫且如此。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